菠萝蜜国际一区麻豆

Post info:

黄色软件樱桃

.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晚饭时分,孙真再次来到刘尚等人所住的帐篷,向他们告知了自己之后的行程安排。

“在下后天要出去执行任务,快则三五日,慢则七八日才能回来,所以从明日起,会有其他人接手负责各位的接待工作。孙某这两天多有照顾不周之处,还望各位先生多多包涵。”

孙真说罢便向做人作揖示意,刘尚等人也不敢怠慢,连忙站起身来回礼。要说起来孙真这两天的接待工作也算是挺热情了,只是旅顺堡本身生活条件有限,暂时也没办法给这些大夫和官员提供更好的居住环境了。

刘尚自认与孙真还有那么一点私交情谊,待他与众人打过招呼之后,才将他唤到一边小声问道:“莫不是又要与北边的后金开战了?孙兄多加保重啊!”

孙真咧嘴笑道:“未必会开战,不过行动内容是军事机密,不可外泄,刘兄见谅!”

两人这两天打交道的时候多,互相的称呼方式也由最初的职务变成了更为亲近的称兄道弟,但孙真显然并没有因为私人关系而忘记自己的身份,应对刘尚的询问也是滴水不漏。

刘尚尴尬地笑了笑道:“是在下问得冒失了,那就在旅顺堡等待孙兄凯旋而归了!”

刘尚本想试探着打听一下特战营的动向,但孙真口风颇严,而且把话说在明处,他自然就只能先打消这个念头了。不过孙真这人性格直爽好打交道,而且对自己似乎还有些好感,刘尚还是想将这层关系维持住,说不定今后什么时候还能派上用场。

翌日,孙真果然便没有再来刘尚等人住处。为了配合摩根的行动计划,特战营特地调了一个排的兵力,负责掩护狙击兵小队和输送物资,前往北边山区里的前沿阵地。高桥南点了孙真带的排,并且他自己也会亲自作为指挥官参与到行动中——摩根这种大人物都要上一线了,他自然不能在后方坐视。

特战营的编制自下而上都是加强版本,孙真带的也是加强排,足足五十来号人。特战营要出动的队伍加上摩根的狙击兵小队共有六十多人,而摩根又打算带队在与敌占区接壤的金州地峡附近进行以战代练的行动,所以这次出动不仅仅只是换岗而已,所需运往目的地的作战和生存物资就有成吨之多。为此高桥南还征调了本地的驮马,不过这样一来,这支队伍的行动自然就不会有太强的隐密性了。好在海汉这段时间已经将山区肃清干净,倒也不会担心过早暴露了行迹。

摩根的狙击小队自抵达旅顺堡之后,便已经开始了适应性训练。每天一早一晚各绕着旅顺堡跑步一圈,作为最基础的体能训练。这里的温度要比山东更低,室外的训练也有助于战士们更快适应本地的气候环境。至于他们的服装,也部换成了能够融入本地环境的雪地迷彩,就连所使用的狙击步枪,也提前用白色布条在枪身上裹了一层掩护色出来。

长发少女户外写真清新养眼

相较于特战营,摩根手把手训练出来的狙击兵在复杂地形环境下的作战能力或许稍弱一些,但他们独特的作战方式却是足以让任何对手感到头疼。即便是敌人知道这样一个特殊兵种的存在,也很难对其进行有效的防范,毕竟狙击兵依赖于先进武器实施的远程杀伤方式,在这个世界上仍是独一无二,敌人很难想象出这个特殊兵种究竟是如何作战,自然也就谈不上防范措施了。除了尽可能拉开距离保持安,很难有其他措施能在狙击兵的枪口下保自己的性命。

在两个月之前与后金军的交手中,海汉一方已经尝试着在战场上投入狙击兵参与作战,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战果。不过摩根认为在辽东地区的作战方式还有很多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所以干脆将北方的狙击兵编制部召集到一起,带到辽东来进行实地训练。

而国防部本身就对辽东地区有长远的作战计划,因此对于摩根这个安排也是乐见其成,给予了一切方便,甚至连王牌部队特战营也得在此过程中扮演一次打下手的角色。钱天敦虽未亲至,但也发了电报告知高桥南,让他力配合摩根的指挥。这对于以战场主角著称的特战营来说,可谓是极为少有的状况了。

一月十三日晨,天空中依然飘洒着细小的雪花,一支身着白灰色军服的队伍悄无声息地出了旅顺堡,向北方山区行军而去。

出了旅顺堡,往北望去便能看到连绵不断的山地轮廓了,这里的山脉属长白山余脉,海拔并不高,但山间峡谷众多,地形比较复杂。从旅顺堡往东北方向行进几里地便可进入山区,不过摩根希望能节省路程上的时间,快些抵达目的地,于是高桥南所制定的行军路线便没有直接进入山区,而是先往北行进,这样可以在平原地形上多行进一段,减少山地路程,从而缩短路途中所需的时间。

因为队伍中有近二十匹驮马背负重物的缘故,整体的行军速度也比较慢,出发半天之后,才终于来到了进山的路口。这里有一处已经废弃的汉人村庄,高桥南下令队伍停下来休整,待吃过午饭之后,再进山继续前行。士兵们在村中寻了一处尚未倒塌的厨房埋锅造饭,很快便弄出了一顿热食,虽比不了旅顺堡的食堂,但在这种荒郊野外能够吃到热食已是不易,特战营和狙击兵都是常年在野外训练的部队,对此倒也不会有什么挑剔。。

在这种执行作战任务的环境下,即便是像摩根这样身份尊贵的高官,也不会拥有太多的特殊待遇。士兵们吃什么,他也基本是一样的内容,不过就是碗里多了几片肉脯而已。

“首长,这山里虽无后金军活动,但虎狼猛兽也不可忽视,进山之后须得小心一些才是。”再次出发之前,高桥南向摩根提出了自己的告诫。

摩根点点头道:“我明白,等下把队伍收拢一些,特别是驮马要护好,不要留给野兽发动突袭的机会。”

在辽东地区隐藏于山林间的猛兽,实际上不止虎狼而已,像猞猁、狼獾、豹、野猪、棕熊等野兽也同样拥有十分可怕的杀伤力。虽说熊在这个季节早已躲进隐蔽处冬眠去了,但这种猛兽如果在冬眠过程中受到惊动也会立刻苏醒,其危险程度可一点不弱于其他猛兽。

相较于很容易就有迹可循的敌军,这些猛兽的活动踪迹才是真正难以掌控的危险对象,一旦踏入其地盘中,便有可能会招来防不胜防的攻击。特战营驻守旅顺期间时常进山打猎,所以高桥南对于本地猛兽的厉害之处也略知一二。摩根身份特殊,高桥南可不敢让这位爷在山林中出了什么岔子,是以要特别提醒一下,免得摩根不知道本地情况着了道。

午饭之后稍事休息,队伍便再次出发,从一处山沟进入山区。这山中并无人工修建的道路,只有砍柴人、猎人、采药人踩出来的小径。当然了,关于开路人的构成,现在多了一个职业,便是驻防在旅顺堡的海汉军。

特战营在这里驻扎了两个月,基本上已经将这片山区的地理环境都摸透了,选择的进山路线也是士兵们日常巡防会走的一条山间小径,视野较好且不会有太过难行的陡峭地形,因此队伍行进的速度倒是没有出现太大的减缓。

不过在这种山区行进,就不可能沿着直线朝着目的地去了,队伍只能顺着地形走势前进。这样一来,原本直线距离不过几十里的目的地,实际行军的距离可就要增加不少了。按照高桥南的安排,今天天黑之前是肯定没法到达目的地,还得在野外宿营一晚才行。

行进至天色将暗之时,高桥南在预定的宿营地点再次叫停了队伍。这地方位于一处山崖之下,顶上向外凸出一截的崖壁正好能够遮风挡雪。崖下还能看到一些熄灭的柴火堆,想来是以前在此过夜的海汉军所遗留的痕迹。

“这地方原来是个狼窝,我觉得这地方那个不错,就清理出来当成了一个宿营点。”安排部队歇下来之后,高桥南便向摩根介绍了这个地方的由来。

特战营的士兵们本来惯于在山林间活动,不需高桥南指挥,便开始分头扎营,生火烧水。孙真亲自带了几个人,到附近去布置警戒哨位和防猛兽的陷阱。另有数人拆了一堆带出来的草料,加了几把豆子开始喂马。摩根见高桥南部下训练有素,野外宿营经验丰富,也不禁对特战营的表现赞赏有加。

既然特战营表现出了专业性的一面,摩根也不肯示弱,便让自己手下去找些吃食回来。他训练的这些狙击兵除了枪法好之外,眼神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厉害,为了让他们能在不便使用狙击步枪的近战环境中发挥战力,军方还另行为他们配备了劲道十足的弩箭。这种箭身短小的弩箭虽然有效射程不及弓箭,但在二十米距离之内却能做到指哪打哪,射击精准度十分可观。此地虽然没有后金人让他们展示杀敌本领,但要用来猎杀飞禽走兽,给晚餐加两个菜倒是再合适不过了。

狙击兵们果然没有让摩根掉面子,很快便打了几只山鸡回来,将就烧好的热水去毛破肚洗净,然后用军刀剁成块下到锅子里炖起来。虽然佐料只有姜蒜胡椒等有限的几样,但烹制这种新鲜食材的确不需要太复杂的料理手段。

杀鸡的血腥味倒是招来了几只灰狼,但它们应该也能感受到这群人的杀气腾腾,趋利避害的天性让它们没有尝试冒险接近,只是站在附近的山岗上默默地注视着这处地方,间或发出一两声叫声。

“首长放心,这些狼不敢来的,已经被杀怕了。”高桥南见摩根用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狼群,便向他说明道:“只要不落单或是过于靠近它们,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它们知道要从我们这里抢吃的,比虎口夺食更加困难。”

摩根放下望远镜,笑了笑道:“这种狼群在南方倒是难得一见,如果是让章运看到了,肯定又会要求我们设法捉上几只活的送到南方去。”

章运在南海安不纳岛上经营的野生动物公园规模颇大,一直在从世界各地搜集各种野生动物送往当地,就算是不适应当地气候很快死亡,也会被章运和他的弟子们做成标本存放起来。辽东野生动物种类颇多,章运要是知道这边的状况,大概很快就会向执委会提出申请,在辽东捕捉活体送去南方。至于摩根所说的在南方见不到狼群,这其实还是因为海汉在南方所占之地几乎是岛屿,自然不会出现狼群了。

高桥南倒也听说过这位生物学家的名号,闻言苦笑道:“那卑职只有指望章首长莫要记起这个地方才好,这些猛兽想要活捉可真不容易,他要是想弄几只活的老虎去南方,那卑职还不如直接率兵去攻打后金老巢得了。”

夜色降临,晚饭终于做好了。众人吃过晚饭,便分头进营帐休息去了。在野外冒雪行军了一整天,就算是特种部队也同样会感到疲乏,不多时各个帐篷里便鼾声四起,好不热闹。

营地外围生了几个火堆,以防有野兽趁夜接近。高桥南安排了三班哨兵轮换,约定了通行换岗的暗号之后,便也进帐休息去了。

一夜无话,摩根在清晨听到外面有些响动,醒来掀开帐篷门帘一看,高桥南手下的人已经开始在收拾行装了,不禁暗叹一声惭愧,也赶紧起身收拾。

今天的早餐就没那么讲究了,只是烧了两大锅热水,每人水壶里灌了一些,然后就着热水吃一点干粮,便上路继续行军了。